您现在的位置:

养生资讯 >> 正文 >

家庭药箱 | 安乃近真的一无是处吗?药师有话说

  受访专家: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近日,网上一篇“美国禁用40年的退烧药,我们还在给孩子吃”的文章,让大家将关注点转向了古老的退热止痛药物安乃近。很多媒体陆续跟进、发表文章,似乎要把安乃近彻底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安乃近真如文章批判的那般不堪吗?

  曾立下汗马功劳,如今仍在很多国家应用

  安乃近是1922年开始上市使用的一个解热、镇痛、抗风湿的药物。在曾经缺医少药的年代,安乃近立下过汗马功劳。一个大大的药片,很苦,必须掰成四分之一才能咽下去,相信很多中老年人都对此药不陌生。

  安乃近的解热、止痛、抗风湿作用比较强,唯一的安全问题是会导致粒细胞(即可以对付细菌感染的白细胞)减少或缺乏。正是由于这一药物风险,1974年瑞典首先撤销了安乃近上市许可;美国上市的安乃近注射液,在1977年被撤市;英国、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也随后将其撤市。不过,目前该药在德国等绝大多数国家仍然在使用,和中国一样,只是收紧了适应证和适应人群。

  以德国为例,他们在1986年取消了安乃近的非处方药资格,撤回所有含安乃近的复方制剂;严格限定了安乃近的适应证:仅用于治疗创伤或术后的急性严重疼痛、急腹痛、癌性疼痛、其他药物无效的疼痛和高热。数据显示,安乃近在德国作为解热药物的应用日益增加,1999年该药应用了1100万个剂量,2012年高达14200万个剂量;相比较之下,镇痛药物“昔布类”在2012年才应用了9800万个剂量。德国的一个荟萃分析显示,2009年共有199291个处方应用安乃近,全科医生处方占78.9%,外科和骨科处方占11.8%。

  德国和瑞士的研究都肯定了安乃近的安全性

  目前安乃近在中国的适应证为:高热、头痛、偏头痛、肌肉痛、关节痛、痛经等。它本身也有较强的抗风湿作用,可用于急性风湿性关节炎,但由于有可能引起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在该领域应用较少。中国的用法用量有3种:一是口服,成人常用量一次1~2片,需要时服一次,最多一日3 次;儿童按体重一次10~20毫克/千克,一日2~3 次。二是滴鼻,小儿退热常以10%~20%溶液滴鼻,5岁以下,每次每侧鼻孔1~2滴,必要时重复用一次;5岁以上适当加量。三是肌肉注射,每次0.25~0.5克;小儿每次5~10毫克/千克体重。

  在中国的药物不良反应报告系统里,并没有关于安乃近的详细报告。网上文章中提到的一组数据,只罗列了2002年数十例安乃近的不良反应报告,并没有总的使用人群(即多少人用),或药物使用总的标准剂量(即使用了多少标准单位)。也就是说,如果总共有1000人用了这个药,出现了上述后果,那么不良反应发生率是非常可怕的;但如果用药剂量是1亿人次,还可怕吗?

  德国的最新荟萃分析称,安乃近是安全的。其国家级的一个研究提示,服用该药出现粒细胞缺乏的发生率为每年100万人会有0.96人,或者每口服200万个单次剂量会有1次发生粒细胞缺乏。最近瑞士的一个研究也认为,安乃近导致的粒细胞缺乏的发生率为100万病人天数有0.46~1.63个人,也就是说,服用安乃近的病人和天数满足100万时,大概有0.5~1.5个人发生粒细胞缺乏。

  我们该如何看待安乃近?

  据查询,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官网批准的安乃近(含原料)或含安乃近的复方制剂批号有1343条。CFDA没有取缔安乃近相关制剂,说明并未监测到异常的不良事件。

  网上那些针对安乃近用药的诸多科普文章,出发点是好的,目的是警示大家安乃近不宜作为首选药物给儿童使用,但是文章并没有报道安乃近闯祸的事实,援引的线索只是“微信聊天”的截图,我们不能因此就给安乃近判死刑。文章中值得商榷的还有两点:一是挟洋自重,认为美国就是真理,他们禁用的药物,我们就不能用。但实际上,美国不用,世界上还有上百个国家在用呢。

  二是文章有博取眼球的嫌疑。直接拿“微信聊天截屏”作为证据,拿中国人最宝贝的孩子做文章,引发了轰动效应。事实上,现在已经很少有医生会给儿童用这些药物,除非在特别贫困的地区,才有可能给孩子用这些这些廉价的退热药物。

  最后,给大家几点对于安乃近的用药建议:

  1.如果是高热,间断服用几次安乃近,导致粒细胞缺乏的风险极低;

© http://yscp.ttkzg.com  木耳菜谱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