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耳菜谱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四季养生 > 正文

趣头条在巨头曾经忽视的下沉市场狂奔—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2021-10-13 | 来源:未知

  卖西瓜的摊主在摊子摆出了二维码,扫出来是趣的下载链接。每有顾客扫一扫,就送西瓜。在趣的App上,显示的则是摊主的帐号下多了徒弟,徒弟越多,师父能平台提取的奖励也就越多。在趣头条的排行榜上,总排名第一的用户收了41832位徒弟,拿到了8万多元的奖励。

  关于趣头条在18个月从零长成一估值16亿美金的公司,这只是其中一个片段。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快报等诸多资讯类产品厮杀成一片红海时,2016年6月才上线的趣头条专注于三线城市的用户群,默默把DAU了1000万以上。3月15日,这600多公司宣布拿到腾讯领投的上亿美元融资。另据前彭博报道,趣头条据传考虑最快今年在美国IPO。

  你很有能没用过,甚至完全没听说过趣头条这款产品。尽管在App Sotre的新闻类产品里,它长期排名前五。就算不小心下载了,你也很有能对趣头条上的内容不屑一顾,它的主题多半关于娱乐新闻、婆媳关系、……它的内容和传播方式,从一开始就会过滤掉不适合它的用户--按拼多多CEO黄峥的说法,也就是北京五环内人群。

  一二线城市和三线以下城市的互联网用户之间,毫无疑问存在一条巨大的鸿沟,从信息获取渠道到内容口味倾向上,都存在着难以调节的差异。哪怕是BAT,也无法触及到人群,拼多多的崛起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从生意的角度,两者无分高低,区别只在于如何抓住不同人群,用内容来满足他们。

  趣头条的模式最引起争议的一点是,是给用户补贴,让他们通过转发、线下推广的方式为平台拉新。左手拉新获取流量,右手癫痫病有什么预兆将流量通过广告变现,趣头条做的是古老的流量生意,联结起两边的内容,则是通过采购都市报等机构媒体和自媒体版权来实现。

  这种做法一点都不新鲜,早年的盛大分红系统,近年的外卖、打车等,都是用补贴奖励的方式来获客。只不过,趣头条的方式要更加简单直接,收益以毛为单位来计算。说得更直接一些,通过这种补贴方式,吸引的一定是对网赚非常敏感的人群。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趣头条上线半年后,创始人谭思亮和CEO李磊等高层内部就要不要清理平台上的羊毛党和疑似作弊帐户开过次会议,经过不算轻松的讨论之后,总共清理并封杀了20多万羊毛党帐号。当时趣头条的DAU大概在百万级,此后清理机器羊毛党一直是这家公司的技术重点之一。

  抛开机器羊毛党的影响因素,从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的角度来看,三线城市以下的用户群有大量闲暇时间,需要的是有效消磨时间的产品。在趣头条狂飙突进的创业早期,比起改善用户体验,找到这群用户,才是最关键的第一步。作为资讯产品的内容价值则被排在拉新之后。

  在拿到腾讯的投资之后,趣头条一方面打算进一步建设内容体系,另一边则是继续投入补贴,拉升DAU。只不过,对于内容的调性,谭思亮所坚持的观点仍然是,趣头条将优先满足三线以下城市人群,即便它们容易被媒体人和一线城市用户评价为low。

  谭思亮: 第一个没跟用户收钱,这是核心的商业本质,第二我并没级分销体系,这是技术认定因素。你都不向用户收钱,没有销售行为,怎么能说是分销甚至近似于传销呢,对吧?通过人和人之间的传播邀请注石家庄癫痫医院排行榜册不能做传销,那太可笑了。Airbnb也会有类似的邀请机制,邀请朋友来注册,我25美金,这些都是非常大的互联网公司打法,很常见。

  之所以有质疑,是因们有一个让一二线和媒体精英困惑的点,用了师徒体系这种说法。师徒是比较利于三线以下用户去理解的。这个叫法我们认为符合三线以下用户的定位,也十分接地气,这确实是造成了一些误解,听起来就觉得好像传销机制里面的师傅带徒弟。我们向用户只发钱、不收钱,用户用趣头条不会有任何费用。

  谭思亮:下沉看市场规模和它的渗透率。其实你看三线以下,行业老大的渗透率一直没有超过20%,并没有想得那么夸张。这个市场确实太大,打起来是有难度的。而且三线以下的市场,可能越往后发展会有不一样,但至少有2年的时间,三线以下的用户对产品的体验没那么挑剔。

  对来说,更多是说首先他要有,他要能够接触到,能用到,再其次才是用户体验。比如说资讯软件这件事情,对于三线以下的大多数用户来说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无论他用今日头条还是网易新闻,还是其他的,区别度没那么高。

  谭思亮:不一定完全靠补贴方式,也会考虑其他裂变式传播,符合我们的人群会它,不符合的人群会忽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剧烈的竞争之下,补贴用户可能会大趋势。也是靠补贴用户去获得,本质上这件事是没有区别的,与其把巨大的钱花给各个市场、各个渠道,干嘛不索性把这部分钱直接补贴发给用户?

  谭思亮:对,朋友圈里这种所谓的裂变式传播效果还是不错的。一个很核心的原因是当时还是一煤炭总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个流量红利期,这个打法对于当时来说还是新奇的。2016年年底我们就过了百万DAU了,所有人都对百万这个数很敏感,这个时候就有很多人关注和类似的玩法出现。

  最核心的原因在于PC是一个无限链接的,任何东西都可以链接,理论上这才是互联网原来的本质。但是移动其实是一个个孤岛,中间没法很自由地跳转,App下载加了一道流程,中间的转换效率就差得非常多,所以这它就自由链接的一个。结果一定会是大的越大,小的越小,巨头垄断会越厉害。它带来的问题是,我们去采购流量一定会变成一个水涨船高的态势。

  你的变现能力涨多少,大平台的流量价格一定会涨多少,最终你是没有利润的。我们当时之所以觉得趣头条这件事情可做,也是因为想让流量的源头不那么中心化,我不是从这些大平台采购的,而是通过类似裂变式传播的模式来推广,从一个一个人手里来组成流量,个人是不会跟我们溢价的。

  谭思亮:用户量多少多少算是原始积累,我们不这么定义。我通常会把项目分成几个阶段,从项目立项,到组建有的核心团队,大致确定想法,这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所谓从0到1,也就是验证你的商业模式,验证你开始阶段提出的想法。通常会有一个指标,从DAU的角度来说,可能是50万的DAU,从收入的角度来说,可能是10万元以上的日收入。然后我们跑到第三阶段,从1到100的快速发展阶段,这个阶段就是快速增长。

  谭思亮:验证商业模式的时间,就差不多了,你会看到一个明显的趋势。有时候它可能没达到这个值,但是你看到它有很笔直的上涨曲线,你就知道市场是什么情况,不北京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专业医院需要做太多事,就让它打就行。我不是说产品上不需要,而是说策略上不需要。

  谭思亮:当然有,我们杀死过很多项目,这个团队在做趣头条之前,做过三个项目都不太成功。我们也尝试社交的方向,也尝试过O2O,我不太喜欢纯线O也是偏线O里线下的部分,我是很讨厌碰以外,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领域都有机会,只是团队能力适不适合的问题。

  谭思亮: 我非常追求增长,但严格意义上不能说是增长黑客。我觉得增长是一个企业最核心的动力,如果有足够快的增长,企业的很多问题都会被掩盖掉,但增长慢的话,很多东西都会冒出来,而且中国的商业环境不太允许你有太多慢的机会,放慢,险就大。

  谭思亮:中国的互联网是没有边界的,还是看团队能做到什么地步。内容分发可能是7分的商业模式,再往上逐渐走到社交互动很强的社区型,这个商业模式可能是8分到8.5分。当它的体量足够大,你敢说它未来不会做社交吗?我觉得是完全很有可能做的。

  谭思亮:这种都没必要去谈。我是一个典型的精益创业信奉者,可能对产业看得比较清楚,但我们只会先能做的部分。未来的东西留给未来再说。互联网的发展速度那么快,两年以后可能所有的东西都变了。

  谭思亮:严格上来说,世界上只有两种商业,一种是save time,也就是现在的人工公司,括SAAS服务,也是典型的代表。但save timed的东西大多数情况下是to B的才能够做起来的,比较累。另一种是to C的,kill time的,它的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大。

返回首页>>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